未来欢迎你

March 23rd, 2017

谁都愿意站在时间的源头,比别人抢先一步看到未来。

科幻小说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曾经说过一句的话:

“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分布尚不均匀。”

The future is already here – it’s just not evenly distributed.

在一些信息的中心、时间的源头,未来会到得比别处早。在中国,这些中心是北上广深杭,以及接近他们的二线城市:天津,苏州,珠海,铁岭……

然而,其余生活在三四五六线的年轻人,就要默默等待未来从这些一二线城市溜达完一圈之后,再到来。那时候,黄花菜也凉了。

大家想想看,为什么有人愿意乘车渡河,起早贪黑,从燕郊到北京上班,在老家不是“腿”着就可以上班吗?为什么有人来到上海,交着昂贵的房租,挤在群租房,在家乡不是住得很宽敞吗?原因只有一个,家乡离未来太远了,而且越来越远。每一个老家在四线城市,并且春节回家呆过的人,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在故乡的县城,你看不到任何的公平竞争的机会。

四五线的朋友会说:我也有互联网啊,我也能得到未来的信息。

NO,你那不叫互联网,你那叫被重新定义了的互联网,真名叫局域网。

你以为你是未来之人,实际上你是一个现在的囚徒。

他们囚禁了你,还在奴役你,榨取你。让你拥有好感觉,不知道自己被闭锁进一个骗局。

骗局?有人问,那他们图啥,我一无钱,二无色,三不加入他们的组织,骗我有何用?

在每个Matrix里,都有一些人肉发电机,给其他物种提供能量。

也许这种说法太科幻了,让人不能相信。还是换成马克思的话,更为确切。Matrix是“一个只有依赖吸吮活劳动的鲜血,才能生存的、累积了死劳动的、吸血鬼体制。”

要摆脱这一切,你需要比别人多看到一点东西。

虽然媒体不太可信,网络相对封闭,但是我们还有一样宝贵的可以利用的东西,它凝聚了人类智力的成果,没有遭到屏蔽与过滤。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了?

对,书。

我为未来开出的药方如下。

1、 买一个Kindle

无论代际,无论成色,只要是一个实体的Kindle就行。

2、 注册

注册两个Amazon帐号,一个是中国的亚马逊z.cn,一个是美国的亚马逊amazon.com。

接下来的一步,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步。

若不是因为大家天天看我日更的缘故,我是万不会告诉大家的。

这个idea价值上百万,可以撬动上亿的盘子

但是,既然分享是我们此生唯一能为未来所做的。那么我就无偿地,全部地,毫无保留地告诉大家。

3、 买书

能买多少买多少,不要抠抠缩缩,成批量,成建制,成主题,成系列地买。

一次不要看一本书,看十本。

买Kindle,谁都会,很多人都有了。

买Kindle版电子书,谁都会,很多人都买了。

但是为什么仍然被未来抛弃着?

那是因为,忘了输入的目的,输入的终极目标只有一个:输出。

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分享,但分享需要合适的工具。

站在未来的人,都是爱分享的,否则,未来凭什么要你?

凡是抱着秘方的,都是老中医,老古董。

凡是开放分享的都是未来的人。

我无私分享得越多,我无偿得到的就越多。

而你们来到这里读这篇文章,是因为未来把你们送到这里。

Welcome to the future.

685 total views, 30 views today

马克思的预测落空了吗?

March 21st, 2017

最近在精读《共产党宣言》 ,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马克思的一些预测是准的,比如全球化;而另一些预测,比如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劳动阶层成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论断,却没能实现呢?

我在《未来简史》 这本书中找到了一个答案。

《未来简史》是《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作,作者写道:

马克思在19世纪中叶,预测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冲突将会加剧,而后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他非常确定地说,革命将首先在工业革命蓬勃兴起的国家点燃,然后,漫延到其它地区。

但是马克思忘记了一件事:资本家自己也读书。在看到马克思的预测逐步成为现实,革命之火熊熊点燃的时候,资本家开始警觉起来,他们也开始使用马克思的方法,来分析形式,制定对策。比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被克林顿有样学样,并在1992年总统大选的时,变成一句口号:

It’s the economy, stupid. (傻瓜,根子在经济。)

即便是马克思,也不可能总结得更好。

当人们采纳马克思的判断的时候,就随之改变了自己的行为。

从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开始,资本家开始克制自己的贪婪,逐步改善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因此,马克思“无产阶级贫困化”的预测落空了。同时,资本家及其代言人,让工人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来,又灌输给他们民族主义思想,这样,工党在各国的选举中取得胜利,工人的政治参与欲得到满足,社会有了减压阀,资本家也就高枕无忧了。

这让我想起一张传说中的大学考卷上的答案。

问: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方式是什么?

答:提高工人待遇,缩短劳动时间。

真是鞭辟入里。

《未来简史》 的作者称这是“知识的悖论”,我觉得确切地讲,应该叫“预测的悖论”。

如果预测是准的,那么相关各方就会改变自己的行为,使预测变得不准。

人的预言,难逃悖论,要想预测准,除非不是人。我想起一个古代波斯的传说。

有一个大户人家的仆人,早晨到集市上去,看见人群之中,死神在冲着自己笑。他吓得魂飞魄散,跑回家中,央告主人,借给他一匹马。主人问他去哪里,他说要到大马士革,现在出发,掌灯十分就可以到了。主人看他求得恳切,就答应了。仆人骑马飞驰而去。

中午,主人到大街上,看到了死神,就问他。

你为什么要吓唬我的仆人,在本城取走他的性命?

死神诧异地说:

我没有吓唬他,也没有准备在本城取他的命。

我今晚跟他在大马士革见面。

但是,马克思就是马克思,他为自己的预言留了一个后门。

请看《共产党宣言》 正文第一段: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
贵族和平民、
领主和农奴、
行会师傅和帮工,
一句话,
压迫者和被压迫 者,
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
进行不断的、
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
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请注意这句话最后一行

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马克思没有说,无产阶级一定取得胜利,也没说比资本主义更先进的社会制度一定会来临。他还指出一个可能性:资本主义灭亡了,但它对立的阶级也灭亡。

《共产党宣言》的卓越之处在于,它是一份设想到失败的文献。它希望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将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可是,我们已经看到,它没有排除另一种选择:“同归于尽”。

原来马克思跟资本主义晚上约会在大马士革。

1,020 total views, 25 views today

好中文的样子:第七课 《圣经》和合本与白话文

March 21st, 2017

第七课 《圣经》和合本与白话文

1877 年5月在上海召开的第一次在华传教士大会,这是一次成功大会。那次大会决定于1890 年5月在上海举行第二次会议。也就是在这次大会上,《圣经》的中文翻译修订工作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传教士们把文言文称为文理,文理在他们看来是一种非常高深莫测的学问。

中国的学生也因此需要花费大 量的时间背诵这些古文,其目的不仅可以让他们懂得圣贤的古训,也是能让他 们创造出自己的文风。古汉语很生涩,言简意骸,以至于电报与之相比都略显 冗长。

虽然古汉语的很多汉字与官话书面形式的写法是一样的,但其意思甚至经常连发音都完全不同,所以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是听不懂朗读出来的古文的。

你给一个小学生播放《资治通鉴》,他肯定不知道说什么。但是给他放“Q妈讲故事”,他就能听懂。

在第二次传教士大会之前漫长的时间里,有人也做过《圣经》 的翻译工作。有些人译了全部,有些人则只译了部分,这些译本也或多或少投入了使用,其功绩是不可磨灭的。但传教士们都深深明白,现有的版本没有一部是令人满意的。他们都期望一个更好的版本诞生。

按照传教士打回的新方案,计划把一部圣经翻译成三个版本,即:

  1. 深文理
  2. 浅文理
  3. 官话

这三个新译本译者的选定工作分别由三个执行委员会负责。狄考 文负责官话和合译本的工作并被任命为该委员会的主席。

耐人寻味的是,当时大家都不看好官话版的圣经,因为觉得这个没文化,不吸引人,很多传教士还要求,不要在将来署名的时候,列上自己的名字。

最先确定的是负责《圣经》官话和合译本的成员,包括 白汉理(Henry Blodgett),文书田(George Owen),富善、海格思(J. R. Hykes), 托马斯· 布拉姆菲特(Thomas Bramfitt)、倪维思和狄考文。

几年后,由于人员的逝世、调动或其他原因,与最初有了很大的变动, 只有富善博士和狄考文博士从工作开始一直坚持到《圣经·新约全书》官话和 合译本修订本(New Testament revision)初稿的完成。中国内地会的鲍康宁牧师 在1900年加入委员会之后也参加到翻译的工作中,并为之工作了很长时间。

我们之所以提到这些传教士,不仅仅是因为他为我们留下了三部和合本《圣经》,更为重要的是,为我们留下了一套共同创作的办法,我们可以称之为“和合技”。

1891年的《圣经》官话和合译本修订委员会大会后,经过组织安排,进一步 做了分工,每位成员负责《圣经·新约全书》的一部分,然后按照以下方案进行 下一步工作:每位成员首先认真修订或翻译他所负责的那部分,之后把翻译好 的文稿发给其他人校阅,接着再把他们的修改意见分栏写在对应文稿的旁边。 接下来,最初的那位译者在采纳了其他人的意见后,开始准备递交给委员会最 后定稿。

当时大家是怎么讨论的呢?

看看当时中国助理的记录:

各抒所見,互資考證。時而令樂可就,時而爭執紛紜,時而 拍案大叫,負氣四散;少焉含笑以歸,從頭商量。每定一 稿,恆滔滔雄辯,數日不決;終以西敎士為主體,但求原文 〔希臘文〕之苟同,難計文字之工拙。如此者歴五年之久, 余未甯一日或離也。書既成,印行海內(即今之官話和合 本)

关于《圣经·新约全书》初定修订本召开的最后一次会议持续了五个多月, 这次会议的工作也花费了比以往任何会议更多的精力。在这次会议召开之际 距离基督教入华百年纪念大会只有一年的时间。会议过后成员们对修订本展 开了评议,所有的意见都一一讨论后,修订本终于最后定稿。狄文爱德生动地描述了一个场景:

已为富善一家安排好乘坐轮船返回北方。行李已经搬下楼,全家人都 站在楼上的走廊中,穿戴完毕,富善博士的衣帽也已准备好,就等着他从会 议室出来。黄包车夫等在外面,随时准备拉着行李出发。但却一直没有听 见他回来的脚步声!最后马上临近开船的时间了,富善夫人说:"我必须去 催催他们了。”于是她快步下楼走向大厅,在会议室门外听了一会。回来时 手指放在嘴唇上低声说:“这些可爱的人正在那儿祈祷呢。”我们的心也默 默地开始祈祷,眼里充满了感慨的泪水。虽然每天清晨都伴随着祈祷开 始,但今天的祈祷意味着他们多年来辛苦工作的结束,意味着他们要在圣 坛前献上所完成的伟大的作品。

自从马礼逊(Morrison) 翻译的笫一个《圣经》译本以来,在中国任何 其他的文学作品都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困难。所译的《圣经》语言上要尽量 接近原文的意思,还要做到浅显易懂,普通百姓在教堂或家中聆听它的时 候都可以明白其内容,又要措辞简洁;要完成此项工作的委员会的成员是 从天南地北各个地区挑选出来的——从东北地区的北平到西南地区的贵 州一一这就足可以使每个人感到惊叹。在最初合作的几年里,这项工作几乎让委员会每个成员都感到绝望。他们努力做到相互理解之后再齐心协力 妇乍往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有时彼此之间发火的场景着实令人可笑。

正如叶猛犸同志所说:

和合的意义,并不仅仅是一群人联合完成一件作品。它能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消除自己的偏见,并持续刻意练习,以精进技能。

100年过去了,狄考文、富善这些传教士的遗愿实现了,在全球信奉基督教(新教)的华人的心目中,还没有任何圣经的译本能够取代超越《和合本》。

尽管1960年代后,雨后春笋般涌现出那么多的圣经新一本,没有一本能够代替和合本的地位。

和合本,成了正统圣经的代名词,也成了中国白话文运动的先驱。

当初那么不被看好的官话版和合译本,如今成了汉语世界无法取代的圣经版本,其地位甚至可以与KJV和马丁路德翻译的圣经,相媲美。

这除了说明《圣经》的力量之外,还说明:

  1. 白话文伟大。

  2. 传教士伟大。

  3. 和合技伟大。

  4. 中国助手也伟大。

660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823 824 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