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cities-of-dufu.md

June 14th, 2017

如果有机会,准备寻访一下杜甫的五城。

山一重,沙一重,寻访杜甫的五城。杜甫诗《塞芦子》:

五城何迢迢?迢迢隔河水。
边兵尽东征,城内空荆杞。
思明割怀卫,秀岩西未已。
回略大荒来,崤函盖虚尔。
延州秦北户,关防犹可倚。
焉得一万人,疾驱塞芦子。
岐有薛大夫,旁制山贼起。
近闻昆戎徒,为退三百里。
芦关扼两寇,深意实在此。
谁能叫帝阍,胡行速如鬼。

这里的五城指的是唐代西北重要的五座军城:丰安(今中卫),定远(今平罗),西受降城(今五原以北),中受降城(今包头以北),东受降城(今呼和浩特以北)。

2,000 total views, 90 views today

写Blog的意义

June 12th, 2017

随着工信部门一声令下,订阅量以百万甚至千万计的微信公众号,颓然到底。以打击八卦的名义,在法无明文,更谈不上依据法律流程的情况下,把别人的数字资产进行毁灭性破坏。简单处理,根本不给任何解释申诉的机会。

自从上个世纪开始,我已经习惯了被封被禁。

2001年,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我和张广天、林雷等人一起创办的黑板报网站,因为论坛里反对资本家入党的帖子,而被封禁,后来造成baibanbao.com这个域名也被人侵占。

2007年以来,我的博客屡屡被封锁。baibanbao.net从去年开始被挡在了GFW之外。

2017年除夕之夜,看春晚的时候,我在新浪微博吐了一句槽,就被彻底清除,连个说理的地方也没有。

这就是现状,以后情况只会更糟。为了留下一点思想的火苗,最重要的是开设服务器放在境外的独立博客。哪怕以后被关被封,它们也不会真正消失。

蛋比墙有生命,树比铁丝网有生机,不要被眼前一时的假象所迷惑。顽强地写作,戴名世的书比清王朝是寿命还要长。

这就是写Blog的意义。

2,475 total views, 90 views today

我的高考作文山东卷

June 8th, 2017

24小时书店即景

在某座城市,诞生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当黑夜沉沉睡去,整座城市里,只有这家书店和几家ktv还闪着灯光。但是与ktv的灯红酒绿、沸反盈天相比,书店显得几分安谧,几分冷清。

书店窄小的书桌旁,坐着形形色色看书的人。他们中间有青年学生,有拖着拉杆箱的旅客,有年过半百的老人,还有衣着不太整洁的流浪汉。曾经有店员把流浪汉挡在门外,老板看到后说,让他进来吧。只要带他去洗个手,这里的书,他都可以随便看。

流浪汉非常自觉地坐在远远的角落里,他手捧一本《笑话方法论》,并且不时地笑出声。这让很多路过的人非常惊讶,想不到一个无家可归的“街友”,还有心情读简书主编刘淼写的这本妙趣横生的书。按理说,他应该读《平凡的世界》才符合他的身份。

不远处的台灯下,一个年轻人把棒球帽拉得很低,趴在桌上闭目养神或者睡觉。这里成为不少人的过夜之所,对此,书店老板和店员们心知肚明,但是,又不能把他们赶出去。不知谁把一份攻略放到了网上,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而不是去洗浴中心短暂过夜。片区民警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会时不时过来查查身份证,以防有网格化管理覆盖不到的角落。去年,他们从这里带走了一个可疑人员盘查,令人想不到的是,此人竟然是一个网上追逃人员。片警立了一功,从那以后,更喜欢来这里巡查。

如果你在这个书店里呆上一两个小时,会发现,基本上没有人买书。大家都是来看书,来过夜的,偶尔看到喜欢的书籍,也是掏出手机,扫描封面,直接在网上书店下单,矜持一点的会拍下封面的照片,或者假装发微信,悄悄记下书名。店员看在眼里,却又没有办法。尽管这家书店已经会员九折优惠,但是抵不住网店打折促销,本来就是7折,还买200减100。而书店的人吃马喂,水电照明,加上员工薪酬,连连上涨的房租,每开一夜,都在赔钱。

也有人劝老板,取消24小时营业,改成正常时间营业,以减少开支。每到这个时候,老板就指指收银台后面镶在镜框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老板的双手手紧紧握住一只大手,循手往上看,居然是人们敬爱的总理。

照片旁边的题词是:“一定要把24小时书店办好!”

2,005 total views, 6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826 827 828